个人博客首页
社区首页 | 博客首页 | 个人首页 | 登录 | 注册
 
 
社区管理员
   
     
   
       
个人首页
给我留言
我的文章
我的相册
   
 
 
社区管理员的BLOG
 
 
我的文章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肯尼亚打造地区能源枢纽
  2013-12-5 10:35:23
英国图洛石油公司日前宣布,该公司在肯尼亚的一口初探井中发现了石油,这是该公司去年3月以来在肯尼亚的第五个钻井发现。据图洛公司预计,肯尼亚的石油储量将达100亿桶,是英国现存储量的3倍。为此,肯尼亚政府宣布,肯尼亚将可能在明年首次实现商业原油开采,2016年将启动原油出口。与此同时,以东非和中非未来能源发展为契机,肯尼亚正借助自身地理优势,为把本国建设成为地区能源枢纽而努力。
  可能成为东非首个石油出口国
  自去年以来,英国图洛石油公司已在肯尼亚多处勘探区块发现石油储存,该公司预计未来一年内可能再钻取12口油井。肯尼亚《东非人报》报道称,图洛公司正准备从肯尼亚北部沙漠地区提取2.5亿桶原油,以目前价格计算约为270亿美元。同时该公司在肯尼亚东部的两口新油井进展也很快,预计石油总量有望达到7亿多桶。
  去年3月图洛公司在肯尼亚北部图尔卡纳地区首次发现石油,其成分与此前在乌干达境内发现的轻质含蜡原油几乎相同,该发现使得肯尼亚首次跻身非洲地区潜在的产油国行列。如果预期成功,这将使肯尼亚成为东非地区第一个原油出口国。
  一年来,日本、意大利、美国、挪威等国的石油公司纷纷同肯尼亚政府签订陆上或海上石油勘探协议,其背后的原因是这些投资者看中了肯尼亚未来的石油开采潜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近期发布报告指出,目前肯尼亚境内共有23家国际石油公司获得了在45个区块的勘探许可。该报告预计,肯尼亚将成为继乌干达、坦桑尼亚和莫桑比克之后,非洲大陆最新的石油生产国。
  肯尼亚内罗毕大学教授、能源专家吉姆瑜对本报记者说,肯尼亚正在发现和开发大批资源,包括油气、煤炭、贵金属、可再生能源等,其进展速度和规模简直难以置信。今年2月,肯尼亚滨海的拉穆盆地近海油井中发现了天然气。肯尼亚电力公司正在以120亿美元开发地热资源,预计未来肯尼亚国家电网中将有13%电力来自地热。肯尼亚还在图尔卡纳地区建设了非洲最大风力发电项目。《东非人报》报道,10月澳大利亚钛基公司(BaseTitanium)开始从肯尼亚东南部夸莱矿进口矿砂,在发现矿产仅13年后,肯尼亚全部矿业出口总值就实现了翻番。
  建设通往东非和中非的交通走廊
  随着东非地区能源潜力不断得到发掘,凭借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肯尼亚进一步强化了东非能源枢纽地位。
  南苏丹占原苏丹石油储量70%以上,目前南苏丹政府正在规划修建到肯尼亚拉穆港的输油管线和到蒙巴萨港的铁路线,以实现石油出口路径的多元化。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乌干达2006年首次发现石油,其原油储量仅次于尼日利亚、安哥拉和南苏丹,位列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第四名,已探明储量35亿桶。乌干达政府已与肯尼亚政府签署协议,规划修建乌干达到蒙巴萨港的输油管线。刚果(金)素有世界地质博物馆和“世界原料仓库”之称,油气储量丰富,十几种贵金属储量占据世界重要地位。刚果(金)、卢旺达、布隆迪和埃塞俄比亚等内陆国都在寻求通过肯尼亚进出口能源资源。
  肯尼亚政府看准这一机会,围绕着东非能源资源,着力打造基础设施。以蒙巴萨港和拉穆港为中心,建设两港向东非乃至中非各国延伸的交通走廊项目,包括铁路、公路、油气管道、炼油厂等。《东非人报》近日报道,当前东非地区仅规划和在建的铁路就高达14条。肯尼亚《商业日报》近期报道,肯尼亚政府成立了拉穆至南苏丹和埃塞俄比亚运输走廊开发局,负责运输走廊全部工程的建设,其中包括耗资250亿美元的“拉穆港—南苏丹—埃塞俄比亚交通走廊项目”。肯尼亚《星报》报道,11月28日从蒙巴萨港途经内罗毕到乌干达首都坎帕拉的标准轨铁路正式开工,未来将延伸到卢旺达、南苏丹和刚果(金),同时修复与此线并行的从蒙巴萨港到乌干达的旧有铁路。
  吉姆瑜说,肯尼亚拥有本地区最繁忙的机场,最好的金融服务,最便捷和便宜的通信,最具创新性的汇兑系统,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口,这些都为肯尼亚打造地区能源枢纽提供了巨大优势,未来十年,肯尼亚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英国《经济学人》杂志认为,在宏大的“走廊”项目中,即便只有石油管道和港口最终得以实现,也将彻底改变肯尼亚在东非的政治和经济格局。
  把能源优势转化为发展成效是个难题
  吉姆瑜表示,由于东非地区的动荡,肯尼亚能源中心地位将有助于本地区的政治稳定和经济发展。肯尼亚人热切希望通过能源开采推动本国发展。肯尼亚政府也希望以此减少对外部能源的依赖、降低油价、推动本国的工业化。柏瑞投资公司日前发布评估报告说,新近发现的石油和矿产资源有望不久取代农业和旅游业,成为肯尼亚最主要的外汇收入来源,石油生产可能从根本上改变肯尼亚的经济结构。
  不过,肯尼亚能否充分利用好这些能源和机会还有很多不确定性。首先,能否摆脱“石油诅咒”有待观察。吉姆瑜说,在这个问题上,肯尼亚面临着与尼日利亚同样的难题。
  其次,油气等能源开发前景需谨慎评估。肯尼亚内罗毕大学的经济学讲师詹姆斯对本报记者说,发现原油并不等同于产油,乌干达至今未能大规模开采,真正实现规模开发,需要大量资金投入及技术支持,而石油产区需要经过持续开发才能确认是否蕴含商业价值。此外,单凭油气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肯尼亚经济面貌,一个国家经济的发展关键还要看制造业。
  第三,大规模举债进行能源基础设施建设受到质疑。《东非人报》日前报道,肯尼亚标准轨铁路耗资全靠外债,从蒙巴萨到内罗毕第一阶段的38亿美元由中国政府承诺,而第二阶段高达111亿美元融资目前还没着落。为此,肯尼亚已额外征收进口税,一年净收入有1.76亿美元,今年财政安排2.58亿美元,但这只是杯水车薪。该报道指出,目前肯尼亚的开支已触及外国优惠贷款的底线。
 
发表评论
验证码:
图案:
看不清?点击图片刷新
 
内 容: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京ICP证020082号 广告经营许可证: 京海工商广字第0410号
   
 
工商红盾网站注册标号: 010202002052000296号